水素杯_富氢水杯_氢的传奇

肺癌吸氢气有用吗?徐克成82例进展性癌症吸氢患者随访报告

您的位置:水素杯 > 氢气呼吸机

来源:氢气控癌 2019-06-17

《氢气控癌》原文标题:氢气控癌的“真实世界”调查:82例进展性癌症吸氢患者随访报告,统计表明吸氢机人群中,肺癌的效果最好,吸氢对于肺癌显然是有作用的。

摘要

背景和目的:进展性癌症治疗是巨大挑战,必须有新的思路和策略。药物以外的手段成为人们探索的目标。氢气被证明有抗氧化、抗炎症效应,而癌症的发生和进展与过氧化和炎症有密切关系,因此氢气可能对癌症发挥控制作用。

病例和方法:参照“真实世界证据”(RWE)研究方法,对自行吸氢康复的癌症,主要是进展性癌症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和前瞻性随访研究。共82例自行吸氢的Ⅲ和Ⅳ期癌症患者接受观察。随访的肿瘤主要为肺癌、肝癌、妇科恶性肿瘤、胰腺癌、胃肠道恶性肿瘤及泌尿系恶性肿瘤,均符合以下条件:(1)诊断明确,有病理证实的Ⅲ和Ⅳ期癌症患者;(2)接受过常规治疗,包括手术、放疗和/或化疗,但未获得良好反应或复发,或因全身情况、合并疾病无法接受上述治疗,或拒绝接受治疗者;(3)有的症状,例如食欲差、疲乏、失眠、疼(4)现有肿瘤存在,或/和肿瘤标志物异常者;(5)年龄20~80岁,无明心脑肺肾功能衰竭和精神异常,能表达症状者;(6)吸氢均采用氢氧气雾化机,吸入氢氧混合气体,其中氢气浓度为667%,氧333%,气体流量3000nL/min。每天吸入至少1.5小时,连续3个月以上。

结果:(1)随访时间为3~46月,中位随访时间为6个月。随访期间12例死亡,均为IV期患者,其中胰腺癌4例,死亡原因:肿瘤进展5例,感染2例,肝衰竭、肠梗阻、上消化道大出血、PD-1抗体药物相关性肺炎和安乐死各一例。(2)对30例患者前瞻性进行了生命质量测定量表 EORTC-QLQ-C30评定,随着吸氢时间的延长,患者功能领域及症状改善的效果愈益明显。吸氢4周后所有领域均有所改善,以患者的疲劳、失眠、食欲缺失和疼痛改善最明显。

(3)对全部患者按 Zubrod-ECOG-wHO(ZPS,5分法)进行了体能评定。有41.5%患者体能状态得到改善,34.1%患者稳定24.4%患者变差。单纯吸氢和吸氢联合其他治疗患者之间,以及Ⅲ期和Ⅳ期患者之间的改善率差异无显著性,但在各肿瘤组间差别有显著性意义,其中肺癌患者改善率最高胰腺癌及妇科肿瘤患者最低。(4)随访了肿瘤标记物包括甲胎蛋白(AFP)、癌胚抗原(CEA)、CA19-9、CA125、CA153和CA724改变。在肿瘤标记物一项或多项升高的58例中,吸氢后标记物下降者36.2%,无变化者15.5%,恶化者48.3%。标记物开始下降时间为13~45天,中位时间为23天。单纯吸氢患者与吸氢联合其他治疗的患者两组之间标记物下降率差异无显著性,但在不同肿瘤类型患者各组间差异有显著性意义,其中肺癌下降率最高,最低为胰腺及肝恶性肿瘤。(5)影像学上有可见肿瘤存在的80例患者中,吸氢后呈完全缓解(CR)者1例,

占1.3%;部分缓解(PR)15例,占18.8%;稳定(SD)30例,占37.5%;进展(PD)患者34例,占42.5%,疾病控制率57.5%。患者CR、PR出现的时间为21-80天,中位时间为55天。单纯吸氢和吸氢联合其他治疗的患者之间,疾病控制率差别无统计学意义。

Ⅲ期患者疾病控制率为83.0%,Ⅳ期患者疾病控制率为47.7%,差异具有显著性。除胰腺癌以外,其他不同肿瘤类型之间疾病控制率无明显差异。胰腺癌疾病控制率最低。

(6)不良反应:均未见血液学毒性。个别患者吸氢初期出现胃部不适、头晕、头痛鼻衄,均很快自行消失。

结论:本组随访观察结果表明,对于进展性癌症患者,吸入氢气(氢氧气混合)能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和体能,控制癌症进展。为了保证吸氢效应,吸人的氢气应有足够浓度,以保证尽快进入组织,以及有足够长的时间,以产生剂量累加作用。同时吸入氧气可能有协同作用。考虑到进展性癌症治疗的巨大困难以及氢气的高安全性,吸入氢气这一简便方法值得进一步研究,尽快推广至临床康复甚至治疗。

引言

癌症已成为人类主要死亡原因,而且其发生率仍在不断上升[1]。近半个世纪以来,癌症基础和临床研究取得重大进展,某些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有了下降,但这主要归功于原发性预防(例如戒烟)和癌症早期的筛查,很少归功于某种特殊药物[2]。

治疗是双刃剑。所有常用的治疗包括放疗、化疗、细针穿刺和手术,均可引起循环肿瘤细胞增加,促进癌症进展和远处转移[3-6]。基于分子检测的精准治疗策略没有给大多数肿瘤病人带来好处,只有3%~13%的病人能够找到“精准”的药物[7,8]。更有研究表明,靶向治疗通过诱导大量分泌蛋白质组导致癌转移[9]。

要改变当前癌症治疗的严酷现实,必须在癌症治疗上有新的思路和策略。药物以外的手段成为人们探索的目标。

氢分子生物学和氢医学是一门十分年轻但进展快速的学科[10-12]。氢气被证明有抗氧化、抗炎症效应,而癌症的发生和进展与过氧化和炎症有密切关系,因此氢气可能对癌症发挥控制作用。

近年来,许多癌症病人自行吸氢。参照“真实世界证据”(RWE)研究方法[13,14],我们对吸氢康复的癌症,主要是进展性癌症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和前瞻性随访研究,报告如下。

病例和方法

随访对象:包括两部分。(1)对2014--2018年4月“居家”吸氢患者进行回顾性调查,主要采取赴患者家庭实地访问,调看医院内相资料,实行回顾性研究。有14例接受回顾性查。(2)2018年5月以后的病例,吸氢主要在工作室和康复协会内进行,部分是在家中自行吸氢。专门医生以“志愿者”身份对他们进行照顾和指导,按照需要查看有关资料,实“前瞻性”观察研究。共有68例接受前瞻性研究。

接受随访并列入本组统计分析的病例,均符合以下条件:(1)诊断明确,有病理证实的Ⅲ和Ⅳ期癌症患者;(2)接受过常规治疗,包括手术、放疗和/或化疗,但未获得良好反应或复发,或因全身情况、合并疾病无法接受上述治疗,或拒绝接受治疗者;(3)有不同的症状,例如食欲差、疲乏、失眠、疼痛者;(4)现有肿瘤存在,或/和肿瘤标志物异常者;(5)年龄20~80岁,无明显心脑肺肾功能衰竭和精神异常,能表达症状者。

吸氢方法:采用氢氧气雾化机[AMS-H-01hydrogen-oxygen nebulizer( Shanghai AsclepiusMeditec Co,Ltd, China)]。患者取坐位或卧位,采用鼻管或面罩,随自主呼吸吸入氢氧混合气体,其中氢气浓度为66.7%,氧33.3%;气体流量3000mL/mina(5)吸氢时间每天不少于1.5小时,连续3个月和以上者。

肿瘤分期:按TNM。

肿瘤大小改变:根据影像学按 RECIST标准评价[15]。完全缓解(CR, complete response):所有靶病灶消失,无新病灶出现,且肿瘤标志物正常,至少维持4周;部分缓解(PR, partialresponse):靶病灶最大径之和减少≥30%,至少维持4周;疾病稳定(SD, stable disease):靶病灶最大径之和缩小未达PR,或增大未达PD;疾病进展(PD, progressive disease):靶病灶最大径之和至少增加≥20%,或出现新病灶;疾病控制率(DCR, disease controlrate): CR+PR+SD。

生活质量评分:应用欧洲癌症研究与治疗组织( EORTC)的QLQ-C30量表评分[16]。QLQ-C30量表共30个项目,包括5个功能子量表:躯体功能、角色功能、认知功能、情感功能、社会功能;3个症状量表:疲乏、疼痛、恶心/呕吐;6个单项测量项目和1个整体生活质量量表。吸氢前和吸氢后每隔一周进行评估。询问者为不知病情的“第三方”人士。

按美国东部肿瘤协作组 Zubrod-ECOG-WHO(ZPS,5分法)进行体能状态评分,分为1~5分。设定评分减少1分或以上,为改善;增加1分或以上,为恶化;无改变,为稳定。

统计学分析:采用SPSS数据统计学分析工具。

对于“前瞻性”随访的患者,均签订“知情同意书”,声明系自行“吸氢”康复,并非“临床治疗”,自愿接受随访。

结果

1.一般情况

(1)接受随访患者共有82例,男性29例,女性53例。平均年龄56岁,包括20~40岁8人41~60岁48人,61~85岁26人。

(2)随访患者肿瘤类型:主要为肺癌19例(23.2%),肝癌11例(13.4%),妇科恶性肿瘤16例(19.5%),胰腺癌10例(12.2%),乳腺癌6例(73%),胃肠道肿瘤6例(7.3%)泌尿系肿瘤6例(7.3%),其他8例(口腔恶性肿瘤2例,淋巴瘤、基底细胞癌、胆囊癌、胸腺瘤、平滑肌肉瘤及纵膈炎性肌纤维母细胞瘤各1例)。

(3)肿瘤分期:全部为Ⅲ、Ⅳ期患者,其中Ⅲ期21人,占25.6%;Ⅳ期61人,占74.4%。

(4)合并治疗:单纯吸氢、吸氢期间未接受任何抗癌治疗者28例,其余54例在吸氢同时接受了化疗、靶向治疗、内分泌等抗肿瘤治疗。

随访患者情况汇总如下(见表1)。

随访患者情况汇总

随访患者情况汇总

随访患者情况汇总

2.随访时间和生存情况

全部患者随访时间为3~46月,中位随访时间为6个月。其中3-6个月45例(549%),7-12月33例(40.2%),13、14、26和46个月各1例。

随访期内12例患者死亡,均为Ⅳ期患者,其中胰腺癌患者4例,肝癌2例,肺癌1例,妇科肿瘤3例,胃肠肿瘤1例,其他1例,死亡原因见表2。

随访时间和生存情况

3.生活质量和体能变化

对30例患者前瞻性进行了生活质量测定量表 EORTC  QLQ-C30评定,结果显示:与治疗前

相比,吸氢2周后患者的气促和食欲有所改善,躯体功能、角色功能、情绪功能、疲劳、恶心呕吐、失眠显著改善。吸氢4周后,认知功能、疼痛、食欲、便秘和腹泻也显著改善(见表3)。

生活质量和体能变化

对全部患者进行了体能评定,其中对回顾性调查的患者按病史评定。吸氢3个月后,有41.5%患者体能状态得到改善,34.1%患者稳定,约24.4%患者变差。单纯吸氢患者体能状态评分改善率为32.1%,吸氢联合其他治疗患者改善率为444.%(见表4);联合组改善率高于单纯吸氢组,但组间无统计学差异。

吸氢3个月后,进行体能状态评分。与治疗前相比,Ⅲ期患者改善率为57.1%,IV期为36.1%;I期改善率高于IV期,但统计学无差异(见表5)。

955.jpg

956.jpg

吸氢3个月后,不同肿瘤类型患者的体能状态改善情况不同。其中肺癌患者改善率最高(68.4%),胰腺癌(0%)及妇科肿瘤(12.5%)患者最低(见表6)。与肺癌患者改善率相比较,妇科肿瘤及胰腺癌患者有显著性差别。对于改善患者体能,肺癌患者效果最好,妇科肿瘤及胰腺癌患者效果最差。

4.肿瘤标记物变化

肿瘤标记物包括甲胎蛋白(AFP)、癌胚抗原(CEA)、CA19-9、CA125、CA153和CA724等被随访。氢气治疗前,肿瘤标记物(一项或多项)升高的患者共58人,正常者24人。对于肿瘤标志物升高的患者,吸氢3个月后肿瘤标记物下降率为36.2%,无变化者占15.5%,恶化者占48.3%。肿瘤标记物开始下降时间为13-45天,中位时间为23天。与治疗前相比,吸氢3个月后单纯吸氢患者标志物下降率为22.2%,吸氢联合其他治疗的患者标志物下降率为425%;与其他治疗联用患者的肿瘤标记物下降率更高,但差异无显著性(见表7)。治疗前肿瘤标志物正常者,吸氢后均未见标志物升高。

从不同肿瘤类型角度,分析58名吸氢前标志物升高的患者。吸氢3个月后,肺癌患者肿瘤标记物下降率最高(75%),胰腺癌及肝癌患者无人下降(见表8)。肺癌患者与妇科肿瘤、肝癌及胰腺癌患者之间比较,有显著性差异。对于降低血清标志物的水平,肺癌患者效果最好,妇科肿瘤、肝癌及胰腺癌患者效果最差。

5.肿瘤反应

全部参与观察的82名患者中,80人在人组前仍存在肿瘤,另2例只有肿瘤标记物升高。80例带瘤者,吸氢3个月后呈完全缓解(CR)者1例(1.3%),部分缓解(PR)15例(18.8%),稳定(SD)30例(37.5%),进展(PD)34例(42.5%),疾病控制率57.5%。患者CR、PR出现的时间为21-80天,中位时间为55天。吸氢开始3个月后,单纯吸氢者疾病控制率为538%,吸氢+其他治疗为593%,组间差别无统计学意义(见表9)。

从肿瘤分期角度再次分析,Ⅲ期患者疾病控制率为83%,Ⅳ期为47.7%,差异具有显著性意义(见表10)。

从肿瘤病理类型上看,肺癌的疾病控制率最高(789%),胰腺癌最低(20.9%)。与肺癌相比,只有胰腺癌有统计学差异(见表11)。

957.jpg

6.不良反应

单纯吸氢患者29例,均未见血液学毒性改变。1例患者出现胃部不适、畏冷,1例患者出现头晕(数天后自行消失)。无其余不适症状。吸氢联合其他治疗的53例中,1例患者出现头痛,3~5天自行消失;1例偶有鼻衄,出血量少,可自行消失;1例鼻腔干燥,吸氢时出现,吸氢停止后数小时消失;1例患者诉出现鼻窦炎,无明显症状,CT检查报告提示鼻窦炎。

讨论

1.氢气对癌症的控制作用

早在1975年Dole等[17]就发现氢气可抑制癌症。给患有皮肤鳞状细胞癌的裸鼠吸入8个大气压的97.5%氢和2.5%氧的混合气体,2周后肿瘤明显退缩,而对照组和接受高压氧氦气的模型鼠,则无上述变化。2008年日本Saioh等[18]报告中性pH富氢电解水抑制人舌癌细胞HSC-4的集落形成效率或集落大小,而对正常人舌上样细胞没有明显抑制作用;对人纤维肉瘤细胞HT1080的生长和迁移能力,氢气具有相同的效果。2009年Saitoh等[19]又报道增强铂胶体含氢水对人HSC4舌癌细胞的集落形成及大小有抑制作用。2011年中国学者Zhao等[20]发现氢气能预防放射诱导性淋巴瘤的发生。2015年 Runtuwene等[21]报道氢能提高结肠26诱发荷瘤小鼠的存活率,诱导癌细胞凋亡和增强结肠癌细胞对5-氟尿嘧啶的敏感性。

王东昌等[22]研究了吸入66%氢+34%氧的混合氢气对人肺癌细胞株移植瘤的作用。氢气组瘤体的体积及重量显著减小,Ki-67、COX-2、VEGF的mRNA、蛋白表达均显著减少,在其病理形态及细胞异质性方面,相对于对照组,显示肿瘤侵袭性较低。类似地,商蕾等[23]研究了氢氧气吸入对卵巢癌模型小鼠的作用。发现6周氢气吸人能显著抑制肿瘤生长,表征肿瘤恶性增殖程度的指标Ki67和表征肿瘤血管生成的指标CD34表达均显著下降,提示氢气降低肿瘤细胞侵袭和迁移能力,并可能有抗肿瘤血管生成作用。

我们对82例自行吸氢的Ⅲ和Ⅳ期进展性癌症患者进行的观察表明,氢的作用主要在以下4个方面:

(1)改善生活质量。吸氢2周后,气促和食欲有所改善,疲劳、失眠等显著改善;吸氢4疼痛、便秘、腹泻等均有显著改善(见表3)。

(2)改善体能。吸氢3个月后,肺癌患者体能提高最显著,妇科和胰腺癌患者效果最差(见表6)。

(3)降低肿瘤标志物。吸氢3个月后,肺癌患者标志物降低最明显,妇科、肝、胰腺癌患者效果最差(见表8)。

(4)控制癌症进展。吸氢3个月后,I期患者肿瘤控制率远高于Ⅳ期(见表10),肺癌效果最好,胰腺癌最差(见表11)。

进展性癌症的治疗是极大的挑战。在美国和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的抗癌药物中,分别有67%和57%没有显示远期生存证据和生活质量提高[24,25]。有研究表明,新辅助化疗可通过TMEM介导机制,诱导乳腺癌转移[4];化疗可增加转移性生态位璧龛形成,促进肝转移移[5];

放射治疗可通过诱导上皮-间质转化,促进手术后肝癌残余的转移[6]; Liang等[26]发现在化学药物和辐射环境中,癌细胞的恶性程度增强,变成干细胞样癌细胞; Amelot等[27]即分析413例不同原因的脑转移患者,发现抗癌药,尤其紫杉醇及其衍生物可促进脑转移,减少患者无病生存期。最近的一篇评述认为,所有常用的治疗包括放疗、化疗、细针穿刺和手术,均可引起循环肿痼细胞增加,促进癌症进展和远处转移[28]。

考虑到上述事实,氢气对癌症患者产生的良好效应是十分令人鼓舞的。

2.与控癌作用相关的因素

根据我们的随访观察,吸氢对癌症产生的控制效果,除了与肿瘤类型有关外,尚与氢气本身因素和应用有关。

(1)氢气浓度:本组病例吸入的氢气浓度为66流量3000mL/min。自从2007年太田等报告吸入低浓度的2%氢气就能防止脑受到缺血/再灌注性损伤以来,大多数研究者研究氢分子生物学效应采用的是1%-4%的正压氢气。至于高压氢气或高浓度氢气的作用,报道有限,只有Dole等[17]报告的应用8个大气压97.5%的氢气成功地抑制皮肤鳞癌。前述王东昌和商蕾的两份实验研究中,采用的分别是60%和66.7%的氢气,发现无论体外试验抑制癌细胞,还是体内试验中抑制活体内肿瘤生长,氢气的作用均具有剂量依赖性,即氢气浓度愈高,效应愈大。

(2)吸氢时间:本组病例每天吸氢时间一般超过3小时,有的达到8小时;肿瘤标记物开始下降时间为13-45天,中位时间为23天;CR、PR出现的时间为21~80天,中位时间为55天。前述实验研究小鼠的氢气吸入时间分别持续4周和6周[22,23]。 Yamamoto等[30]研究了鼠连续吸入3%氢气后体内分布。肌肉内氢气达到饱和的时间比在其他器官明显更长,为20分钟以后,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肌肉内氢气浓度逐渐增加。按脏器分,肝脏中氢气浓度最高,在肾脏中最低。

(3)吸入氢氧混合气体,非纯氢气。缺氧可引起代谢修饰,进而适应性支持恶性肿瘤的进展[31,32],改善氧气供应和缺氧,可抑制癌症进展。有研究认为氢能“负载”氧,由于氢分子极小,因此可将氧带入肿瘤的最深处。在吸氢的同时吸人氧气,显然有助于控制癌症进展。

(4)氢气引入机体途径。目前在实验和临床上,氢气引入体内的方法有吸氢、饮富氢水以及注射富氢生理盐水。饮氢水难以保证组织内有足够高的氢浓度,有报告未能在给予富氢水后测到脑内氢时。注射氢盐水虽能迅速引起血液内氢浓度升高,但方法带有“微创”,持续输注大量盐水会引起水盐储留。吸氢是最简单的方法,可使组织内氢浓度快速上升,一般30分钟后达到峰值,并在持续吸氢过程中维持高水平平衡[34]。在理论上,吸入55.7%的氢气进入平衡的氢浓度为520μM左右,相当于体外抑制癌细胞的氢浓度600μM。吸氢的缺点是易受操作的影响,例如鼻管法不若面罩法能保证有足够氢气吸入,患者的呼吸是否均匀稳定,以及基础肺功能状态,都可影响吸入的氢气量。

虽然没有能精确测定患者吸入氢气的数量,但患者的经历提示:为了保证治疗效果,氢气必须有足够的浓度,以保证氢气快速进入组织内,并维持足够长的时间,以产生足够的累积剂量。本组随访患者采用的氢氧气雾化机,基本上符合上述要求。至于其他型号的产氢机的效果,有待观察。

3.氢气控癌的评价

2014年 Haines[35]批评 Lancet:杂志继续使用“抗癌战”( Cancer war)一词,认为将癌症治疗比喻为战争,导致许多无法治愈的实体癌症接受强毒性和过度侵袭性化疗,也使许多患有晚期癌症的患者无法获得早期姑息治疗,包括接受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有益的治疗。他认为现在已到了改换“抗癌战”这个词的时候了[36]。汤钊猷[37]主张,应废弃“抗癌”一词,改为“控癌”,提出对癌症的治疗应该“消灭与改造并举”,前者包括手术、放疗和化疗,后者包括改造癌细胞本身、微环境和整个机体[38]。

氢气具有选择性抗氧化、抗炎症和信号调节作用[39],对于癌症来说,虽然不排除对癌细胞有直接效应,但氢气主要可能是改善微环境,发挥“改造”的作用。新近还发现,氢分子还与机体免疫功能有关,能通过维护线粒体的功能,拯救已经陷入耗竭状态的T细胞,使之恢复抗肿瘤效能,由此改善进展期癌症患者的预后。因此,氢气尚有“改造”机体的作用。

氢气应用十分简便,费用低廉,而其本身几无任何不良反应,这为实现真正以患者为中心,以家庭为单位的居家康复的理想近出了重要的一步。

4.存在问题

本文显示的仅仅是观察和描述,不是般意义的“循证医学”研究,而且,本文强调的是“康复辅助”,不是一般意义的“治疗”。未来尚有更多的课题需要研究,例如:氢气控癌的真正机制,是否仅仅清除活性氧自由基和控制炎症?目前研究最多的是氢分子,氢离子是否起作用?最佳的引导氢气进人体内的剂量是多少?疗程多长最有效?氢气康复与“主流”治疗如何配合?其远期效果如何?等等。这需要我们拓宽思路,加强实验和临床研究。

结论

本组随访观察结果表明,对于进展性癌症患者,吸入氢气(氢氧气混合)能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和体能,控制癌症进展。除了肿瘤本身因素外,为了保证吸氢效应,吸入的氢气应有足够浓度,以保证尽快进入组织,以及有足够长的时间,以产生剂量累加作用。同时,吸入氧气可能有协同作用。考虑到进展性癌症治疗的巨大困难以及氢气的高安全性,吸人氢气这非常简便的方法值得进一步研究,尽快推广至临床康复甚至治疗。鉴于已有大量研究证明氢气对机体各个系统均有良好作用,因此研究前景是令人鼓舞的。

徐克成 孔小锋 陆天雨 陈继冰

参考文献省略,需要的人添加微信索取

标签:水素水杯   原理  新闻

本文永久地址:https://m.chinashpp.com/fqsj/2811.html

上一篇:徐克成氢气治疗靠谱吗,先看下氢气抑制卵巢癌的实验研究

下一篇: 氢气到底有什么用?你知道吗?

水素杯吸氢机品牌推荐

蜗品富氢水杯怎么样,极致端庄与典雅

水轻轻水素水杯好吗:女生们的那些烦恼

科力恩氢气呼吸机原理、参数、使用方法

★富氢水杯相关书籍

巴特曼博士:水是最好的药

水是最好的药Ⅲ

富氢水杯:世上最伟大的健康发现《水这样喝可以治病》

水与健康

★吸氢机治疗癌症相关书籍

氢气控癌:理论和实践

徐克成:与癌共存

徐克成:践行中国式控癌

癌症新知:科学终结恐慌

★富氢水杯吸氢机图片欣赏

蜗品氢popo商务E款

蜗品氢popo商务E款富氢水杯

蜗品氢POPO富氢水杯

蜗品氢POPO富氢水杯传世经典款

科力恩纯氢吸氢机

科力恩纯氢吸氢机

你现在的位置:水素杯 > 氢气呼吸机>肺癌吸氢气有用吗?徐克成82例进展性癌症吸氢患者随访报告